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 最富烟火气的诗人作客武汉文学周,他把日子过成诗,把生活写成诗
最富烟火气的诗人作客武汉文学周,他把日子过成诗,把生活写成诗
2019-11-19 15:19:24   访问次数:357

诗人张执浩。记者周满震拍摄

长江日报-长江网9月29日电(记者周满震)29日,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诗人张执浩携鲁智深获奖作品《高原野花》参观了首届武汉文学周,并与读者聊起了他诗歌中蕴含的日常美学——化生活为诗,化生活为诗。

获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的张执浩《高原野花》于2017年底出版。其中包括他从1990年到2017年写的诗。张执浩认为这是他写作生涯中最重要的诗集。"在这本诗集里,我的诗歌观念和美学第一次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张艺谋的家庭聚餐,最具烟火味的诗人,已经成为全国诗人的最爱。

同一天参加诗歌采访的年轻作家林林东一上台就称张执浩为最具激情的诗人。他擅长种花种草、做饭和抚养孩子。张执浩坦率地说,所谓的诗歌和距离是一种奇妙的想象。他的诗歌善于讲述身边的故事,从而形成了他日常的诗歌美学。一是从日常生活中汲取诗歌创作的源泉,见证诗歌的形成,脱口而出,从浅显易懂的短章中唤醒被遗忘的情感,唤醒诗歌直面生活的能力。二是让诗歌具有亲和力,在诗歌边缘化和诗歌失落的时代,从看似琐碎的叙述中释放积极向上的生活热情。

为了让读者理解日常生活的诗意,他分享并阅读了代表作《白芝麻,黑芝麻》:“白芝麻比黑芝麻更香/黑芝麻比白芝麻更有营养/当你把它们混合在一起时/为什么我总是想/从白芝麻中挑黑芝麻/从黑芝麻中挑白芝麻”。他说看似简单的生活叙事反映了人生哲学。他说他的诗不如传统诗人抒情的原因与他的写作经历有关。他在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写作。他的第一部作品是散文集,然后他开始写小说。直到2006年,武汉出版社才出版了他的第一部诗集。"诗歌是握着诗人的手写作并在纸上留下痕迹的诗歌."2012年后,他发现了“看一首诗,脱口而出”的诗歌美学,认为诗歌是一种可以被看到和触摸的美学,把诗歌与生活联系在一起。

让读者难以想象的是,张执浩仍然是他生活中的“厨房用具管理员”。"当他看到五颜六色的罐子和各种铲子时,他想买下它们."他可以自己举办家庭聚餐,每个吃过的人都喜欢。这已经成为全国诗人之间的一个好话题。

好诗应该在十行内解决。

热情参与文学周的读者

当你如此热爱生命时,为什么《高原野花》中会出现37幅与死亡有关的画面?在工作面试中,江汉大学文学院教授庄桂成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些问题。张执浩回应说,他的生活并不悲观,但这首诗源于记忆的深度和命运的召唤。他说他小时候曾两次濒临死亡。一个好奇又淘气,遇到了雷管爆炸的事故。二是患有急性肾炎,路过死亡。

作为诗人,张执浩有许多广为流传的金句,如“好诗应该在十行内解决”一些读者再次提出这个话题,张执浩仍然坚持这一观点。在他看来,中国文化中没有写长诗的传统,除了《春江月夜》,许多诗都是四八句。“短诗比长诗需要更精确的控制。这个时代的阅读习惯不适合长诗。”

链接:

期待武汉文学周滋养更多新文学群体

据报道,张执浩的诗歌采访是第一个武汉文学周的结束。此前,李秀文、李强、刘宗轩、刘璋(著名网络作家君子江山)、车高燕、董宏猷等在江汉大学清远书店进行文学采访,在文学青年中反响强烈。

对此,张执浩叹了口气,“武汉可以有自己的文学周,可以唤起城市文化中更多的优雅。”他认为以前贴在武汉身上的世俗标签与武汉新时期的发展不相称。“武汉有有120多万大学生有着巨大而年轻的文学潜力,需要发掘。特别是,在大学校园里举行作家会议可以号召年轻人更接近文学,从文学的营养中得到滋养和受益,成长为一个更符合时代和城市气质、更和谐的新文学群体。"

[编辑:朱锡东]

三分快3 秒速快3app 500万彩票网 一定牛彩票网 湖北快三

推荐阅读